即使生活暗淡,也要保持明媚的積極

by 李师2018-10-22

有人說「一切矯情和裝逼、咆哮和壓抑,都是源于很缺錢和很缺愛」。說起來,女人一生渴望的不過是事業有成、愛情圓滿、夫唱婦隨、兒孫繞膝。我們想在最黯淡的生活裡,保持明媚的積極,也想在最迷惘的道路上,堅持走向明亮的燈塔。

有個殘酷卻又公平的法則,叫作80/20法則。

它不動聲色地告訴人們,這個世界上80%的社會財富掌握在20%的人手裡,一針見血地揭示了財富在社會中是以不平等的方式分配;又鼓勵人們,80%的努力只能達成20%的目標越是堅持不懈地努力奮鬥,就越接近想要謀得的一切—正如主導社會的是20%的精英。決定我們能否成功的關鍵,在於我們是否肯咬牙堅持和以100%的努力不斷拼搏。

我知道,這很辛苦。

我們都做過同樣的事情:在不得不徹夜加班的夜晚,一邊對著電腦螢幕打哈欠,一邊羡慕別人豐衣足食的生活;在折扣大賣場與許多人一同搶購超值商品,一邊在一眼看不到頭的人群中排隊等待結帳,一邊羡慕別人不需要看價簽就能買下自己喜歡的東西······

那些被我們羡慕的「別人」擁有世界上最多的財富,她們不需要很努力就可以令人羡慕,住豪宅、開跑車,舉手投足間盡顯貴族風范,仿佛幸運到開掛,一舉一動都備受矚目,倘若她們十分努力,不但可以擁有足以傳世的事業,還可以擁有幸福美滿的家庭。

可是,身在俗世,每一條路都佈滿荊棘,即使是世界上最幸運的人,如果她們沒有努力奮鬥,依然會被荊棘傷害得遍體鱗傷。

無論家世還是才情,陸小曼並不比林徽因遜色。她讀書寫文,畫得一手漂亮的好畫,但她與林徽因的人生結局卻是完全不同的走向。

陸小曼的父親陸定,早年留學日本早稻田大學,師從日本首相伊藤博文,回國後擔任財務部司長和賦稅司長職務,是中華儲蓄銀行的創辦人之一;母親吳曼華亦出身名門。

在良好家世的庇佑下,陸小曼沒有謀求一份穩定職業的訴求。19歲那年,她遵從父母的安排,嫁給了王庚。王庚是艾森豪的同學,年少有為,且升職有道,確是一個好的丈夫人選。然而直到婚後,陸小曼才恍然明白過來,婚姻在給予一個女子庇護的同時,也剝奪了女性自由戀愛的權利。自小沒有受過任何挫折的陸小曼,理所當然地選擇了自由。她在婚內與徐志摩愛得火熱,很快便與王庚離婚,嫁給了徐志摩。

你看,即便陸小曼為了同徐志摩在一起,不惜大費周章,但她依舊是令人羡慕的那個群體——她與深愛的男人朝夕相伴,吃穿用度俱無須費神操勞。

同時,徐志摩從未放棄成為她精神維度上的領航人。

他心心念念想要陸小曼成為與自己並肩同行的人,像梁思成與林徽因並肩攜手一同研究古建築一樣。他是一心熱愛文字的詩人,並無其他所長,遂哄著陸小曼一起創作。但陸小曼從未讓他如願。

他出版詩集,希望陸小曼寫幾句話作序,她寫得頭痛。

他為她請來山水畫家賀天健為師,每課學費八十大洋,她卻遊戲筆墨,不甚上心。

陸小曼熱衷的,是風風光光的交際舞會。徐志摩為了滿足她對奢華生活的種種需求,幾乎把所有精力都用在賺錢上,為此疲於奔命,最終喪生在飛往北平的飛機上。失去了庇佑她的男人陸小曼的生活自此發生了令她難以接受的逆轉,在沒有事業可以依託的餘生中,她像變了一個人,40余歲時,身子已骨瘦如柴牙齒全部脫落。

1965年,陸小曼在上海東華醫院去世,唯一的遺願是與徐志摩葬在一處。這個遺願沒能被滿足。她耗盡了所有一切被人們羡慕的東西,一生沒有子女,墓碑亦是由堂侄與侄女為她立的,簡陋得讓人想不到是陸小曼的墓。

縱觀陸小曼的一生,她原本擁有許多令普通人羡慕不已的物質條件。她生活在一個富裕的家庭中,有尋常家的孩童難以企及的資源,幼年時玩耍的地方是外交部。遺憾的是,她浪費了捷足先登的幸運,始終沒有為事業付出一點點的努力。

她的一生始終被他人所供養,先是父母,然後是丈夫。被供養,已經成為她的習慣,她的人生道路上沒有明亮的燈塔,也沒有為之努力的方向。

於是,人生盡頭的慘境,如約而至。

無論謀生還是謀愛,沒有人會走在一條平坦的道路上。那些被我們羡慕的人,如果不努力,結局可能會比我們更慘澹。努力這件事,眾生皆平等,誰能拼盡全力為之堅持,誰就能讓人生開花結果。所以,與其羡慕別人,不如努力讓自己成為被羡慕的那一個。

學霸每天抱著高數題啃,資源豐富的人在讀大學的時候往往是社團主力軍……成功的背後是堅持不懈的努力,身在俗世,每個人與成功之間的距離都叫作堅持。如果有什麼事情值得我們去做,就是努力把這件事情做好。一個人對自己堅持的事情有多執著,就能在謀求的道路上走得多寬、多遠。

與宇宙萬物相比,人生短暫得讓人想哭。在這短暫的一生中,唯有堅持努力、不斷拼搏,方才不負被太陽溫暖照射的美好春光。

喜歡就點個贊吧!!!

點擊關閉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