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姑娘會自愈

by 李师2018-10-22

什麼是好姑娘?銳意進取是好姑娘、賢良優雅是好姑娘……形容好姑娘的詞語千千萬萬,可是,姑娘們從來不會因為做到了其中一點,而得到一生不被傷害的特權。真正的好姑娘,是能夠在傷痛中自愈的姑娘。或許天真與世故不能同時存在一個人的身上,但自愈力強的姑娘,讓我看到了傷疤與美麗存於一身的美好。

有人說,沒有經歷過深夜痛哭的人,不足以談人生。這句話說得好,眼淚從來只屬於深夜。

她出身於名門世家,祖父為官,父親行醫,二哥是哲學家、政治活動家,民社黨創立者,四哥是中國銀行總裁。她叫張幼儀是徐志摩的原配妻子。

她賢良優雅。13歲訂婚,15歲嫁人,八年婚姻裡,徐志摩履行了婚姻的基本義務—傳承後代。真的只是履行義務而已,在他們婚姻存續期間,他連話都沒有和她好好說過幾次,甚至不止一次諷刺她為「鄉下土包子」。她一一忍下,像一株冬日裡的忍冬草,以痛苦滋養靈魂。直到他拿著離婚協議書逼她簽字,她依然保持著優雅的姿態。那時,她就懂得「能自己扛就別矯情」的道理,誰都知道,姑娘幽怨的樣子不好看。受傷又怎樣?誰不是一邊舔著傷口,一邊學著獨立?

銳意進取是婚後的事了。她遠渡重洋,在柏林裴斯塔洛齊學院學習幼稚教育學,具備了成為幼師的資歷。回國後,她幫助徐志摩的父親徐申如理財,先後擔任上海女子商業儲蓄銀行副總裁雲裳時裝公司總經理。工作日裡,她在銀行工作到5點,然後習一個小時的國文課程,6點準時出現在雲裳時裝公司,負責財務工作。她既有經商的手腕,也有理財的頭腦,不但在股市裡賺了不少錢,炒過棉花和黃金也是穩賺不賠。即使是曾經拋棄她的徐志摩,也對她刮目相看,說她「是個有志氣有膽量的女子她現在可真是‘什麼都不怕’」。

怎麼可能不怕呢?不過是被他逼到了沒有退路的境地,除了自己治好自己的傷,別無選擇而已。與其難看到自怨自艾、向周圍的人大吐苦水,倒不如挺胸抬頭、銳意進取,讓當初傷害自己的人看到自己美麗盛放的樣子。自愈後的她也被自己驚豔到了她說:「我要為離婚感謝徐志摩。若不是離婚,我可能永遠都沒辦法找到我自己,也沒辦法成長。他使我得到了解脫,變成另一個人。」

《金枝》說紫羅蘭、秋牡丹與玫瑰的顏色,都是自己流出的血。所以我想,若以花朵喻張幼儀,必得是開得極鮮豔的紅色花朵才好。

幾乎每一個人都懷念那段一去不復返的童年時光。在那段時光裡,我們還不懂得許多人生與愛情的道理,但我們每天都很快樂,雖然那時我們還不會寫「快樂」這兩個字。是的,那是一段不需要為生存煩惱,也不需要為愛情憂愁的好時光,需要努力的事情不過是追逐打鬧找到藏起來的小夥伴而已。直到我們稍稍長大一點,開始面對漫長而悠遠的人生時,才漸漸有了煩惱。有了煩惱,便有了傷痛——傷痛,是成長的必經之路,沒有人躲得開,也沒有人逃得掉。

眼下,我們終於成長到了一個想要謀愛,也想要謀生的年紀。在充滿競爭力的職場中,由失敗與挫折帶來的痛苦是不可避免的。我們的自愈力越強,才越有可能在最快的時間裡調整好狀態,接近成功。不論是謀生,還是謀愛,傷痛本身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受到傷害之後無法自愈,從此一蹶不振。我們的自愈力越強,才越有可能接近想要的幸福。父母含辛茹苦地呵護我們長大,不是為了看到我們在傷痛面前敗下陣來。成長,沒有退路,把淚水留給夜晚,太陽底下不爬起來繼續拼搏,豈非辜負了美好的日光?

姑娘,別怕,成長的路上,我們都曾被傷痛折磨得頭破血流。我知道你很疼,可是當你走過傷痛,就會在鏡子中看到一個更加驚豔的自己—那是一朵鮮豔奪目的紅色花朵,具有一種讓當初所有傷害過你的人,對你刮目相看的強大魅力。

喜歡就點個贊吧!!!

點擊關閉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