負能量—摧毀一切的核武器

by 李师2018-10-08

負能量的人,他們往往心態失衡,找不到生活的平衡點,在他們的內心充滿著矛盾與不安,他們總是覺得找不到生活的方向,讓人覺得他們很難走出來。一般總是喜歡以自我為中心,不喜歡也不會去考慮別人的感受和想法,不會替他人去著想,也不懂得寬容和善待自己身邊的人。

負能量—摧毀一切的核武器

1

我有一對朋友,大家都覺得他們會在一起。

但多年過去了,他們還是沒有一點動靜。

男方是我的朋友,有一次喝酒,借著酒勁,我問他原因。

他沒有回答,反問我:「你有沒有看過這個女生的朋友圈?」

我說:「看過啊,沒有微商,沒有雞湯,沒有自拍,不是挺好的?」

「那有什麼?」他問我。

我趕緊翻了翻,發現要麼是飛機晩點,要麼是罵自己晚睡,要麼是抱怨掃地的大姐今天又來晚了。

我不停地往下翻,發現還真是奇怪,這個女孩朋友圈所有的內容都是不高興!

她好像總能遇到不高興的事,或者發現讓她不滿意的事,所以她的不高興也總比別人多一點。

我猜並不是因為她比較不幸,可能她習慣把壞事說出來,把抱怨作為解壓的手段。

可問題是,這樣真的很容易變成一個讓人「敬而遠之」的人。

我轉過頭看這個男生,他聳聳肩,「我真是很喜歡她,可也真是沒本事把一個這麼不高興的人救活。」

2

一堆人裡,真的有人剛進場就能把現場搞得一團糟。

有一次,我參加一個聚餐,十幾個人,大家彼此都不認識。

陌生人肯定都是試探著聊天,生怕踩著別人的禁忌。

有一個大哥,剛好相反,別人說什麼他都看不上。

別人說去臺灣旅遊,他就說臺灣北中南各有什麼缺點;有人說最近在研究思維導圖,他就三句話概括了為什麼思維導圖是個騙局;有人說最近的綜藝節目,他就有理有據地告訴大家為什麼這個綜藝節目很爛,完全只有腦殘的人才會看。

開始,大家還以為他是對事情有獨立判斷,可後來發現,他明明就是反世界的人格,他看什麼都是從負面的角度。

我想,以他這麼認真的研究精神,他應該不會只能看到事物的負面,但很明顯,唱反調會讓他受到關注,甚至讓他有「眾人皆醉我獨醒」的錯覺。

不過大家的意見也很統一—要不今天的飯局就到這裡吧,既然負面的人統治世界,那大家還是趕緊逃跑好了。

3

除了說負面的話,其實很多場景也讓人覺得負面。比如較量成就的高中同學聚會,比如被家長逼婚的年夜飯,比如吹噓自己多麼了不起的宣講會。

怎麼知道某個人或者某個場景是正能量還是負能量呢?其實辦法特別簡單,你看到這個人,或者經歷過這個事,之後你覺得舒服,大概這就是正能量;如果短暫的相遇之後你覺得難受、噁心、想逃離,基本全是負能量。

比如同學聚會,本來是回憶青春、交流感情的,但一定會變成曬房子、曬孩子加曬另一半的競賽。勝出者當然自我感覺良好,但有比較一定有傷害。

多年前,我看過一本雜誌的讀者問答。有個人問,「要參加一個同學聚會,很自卑,要不要花三個月工資買一個名牌包?」以當年的智力水準,這種問題的答案是固定的。

當時的編輯也是這樣答覆的,「一個人的自信不是依靠名牌包,依靠的是自己的信心,你可以靠虛榮支撐這一次,那以後的人生怎麼辦?」

這個答案分明就是道貌岸然地扯淡。誰的信心也不是天生的,誰的內心也不是鐵打的,這種負能量的場合,傷害巨大。

如果是我,我只會回兩個字,「不去」。

4

沒有誰規定你一定要跟負能量的人相處,一定要經歷負能量的場面。

打得過打,打不過跑。惹不起還躲不起嗎?

我們很容易有一種思維,叫作「跟壞人磨煉能變成超人。

這完全是鬼話。

恐怖片看多了就不怕鬼了嗎?被刀割傷割多了就不怕疼了嗎?

不是每件事經歷多了都能適應,不是每種難受都是讓自己成為更好的人的磨煉。負能量就是負能量,能逃就逃,逃不過再說如何適應吧。逃的辦法也有很多。

除了遠離環境,不去聚會,還可以調侃啊,自嘲啊,甚至虛榮一下又怎麼樣?三個月的工資買一個名牌包,因為聚會成功,接下來三個月再把買包的錢賺回來,又有了包,又有了錢,又有了好心情,多好。

5

其實一個人身上積極熱情的東西都是被負能量耗盡的。如果把能量比作武器,負能量絕對是無堅不摧的核武器。

之前有個電視節目採訪那些殺掉老公的農村婦女。「請問你連殺雞都不敢,為什麼敢殺人?」「因為他每天喝了酒回來就罵我,打我。」

本來這些女人即便挨了打也不會還手的,但是丈夫這種負能量傳遞到她們這兒,在這兒積累、放大,直到最終爆發。

主持人在節目最後說,那些被砍的男人最後轉頭看一眼他們的老婆,臉上的表情都不是痛苦和憤怒,而是疑惑,他們不明白,為什麼只是打和罵,卻為自己引來殺身之禍?

他們都不知道自己每天那些消極的、陰暗的能量原來都還在,並沒有因為自己發洩出來就消失了。

它們老老實實等在一個地方,等著爆發那一天。

喜歡就點個贊吧!!!

點擊關閉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