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靜等待的尊重

by 杨慧2018-10-22

北宋有兩位著名理學家程顥、程頤兄弟,世稱程顥為「大程」,程頤為「小程」合稱為「二程」。「二程」在前人理學的基礎上,提出了一整套哲學思想,他們認為世界本原是「道」,萬事萬物都是由「道」派生出來的,君王要治理好國家,必須「行以順道」,以德為主,與法制兼顧。因「二程」均為洛陽人,長期在洛陽講學,後來程頤又居臨伊川,二人講學于伊河洛水之間,後人就把他們創立的這套思想體系稱為伊洛學派。他們的學說後來為朱熹繼承和發展,世稱「程朱學派」。

有兩位學者叫楊時和遊酢。楊時在少年時代學習就十分用功,後來中了進士也不去當官,一門心思研究理學。游酢自幼聰穎好學,經書看過一遍就能熟記在心,倒背如流他們先以程顥為師,程顥去世後,他們雖年已四十,而且已考上了進士,但還要去找程頤繼續求學。

故事發生在他們來到嵩陽書院拜見程頤的那天。

這是一個寒冷的冬日,楊時、遊酢來到嵩陽書院拜見程頤,從窗口一看,正遇上老先生在房間裡靜坐,閉目養神。

在今天的人們看來,這樣做可能難以理解。當時的理學家提倡靜坐,甚至要求他們的學生半日讀書、半日靜坐,把瞑目靜坐當成一種克己自省、修身養性的重要方法,就是學生來訪,也不肯中斷自己的功夫。

楊時、遊酢二人怕打擾老師休息,於是靜靜地站在窗外,一聲不吭等候他醒來。時值隆冬,天寒地凍,冷颼颼的寒風肆無忌憚地灌進他們的領口。兩人已不是身強力壯的小夥子,都冷得發抖,但不敢驚動老師,只是把衣服裹得緊緊的,依然恭敬侍立。

過了良久,程頤睜開眼睛,發現侍立在風雪中的楊時、遊酢,只見他們腳下的積雪已一尺多厚了,趕忙起身迎他倆進屋。

後來,楊時學得程門理學的真諦。據說他學成回歸時,程頤目送他遠去,曾感慨地說:「吾道南矣!」意思就是說,我的理學可以在南方發揚光大了。楊時後來果有大成,世稱「龜山先生」。游酢跟楊時一樣,學成南歸,對理學在南方的傳播作出了巨大貢獻。

心理點評:很多人會覺得楊時、遊酢太一根筋,老師既然在靜坐,他們為什麼不轉身就走,而是傻傻地站在雪中等待:或者乾脆進屋去和老師打個招呼,把要問的問題問了就是,老師也會體諒他們雪天來訪的難處,自然不會責備。

楊時、遊酢都是聰明人,並非沒想到這兩個方案,而他們依舊選擇了在雪天等候,只是因為轉身就走是不尊重,貿然打擾也是不尊重,只有靜待老師醒來才是最正確的做法,也是最尊重的做法。

確實,現在生活節奏非常快,我們不如古人那樣悠閒,對於尊重長輩的肓式,可以根據時間、地點、當時情況而定,但是無論社會發展到什麼地步,尊重長輩的準則卻不能丟。

喜歡就點個贊吧!!!

點擊關閉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