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面管教工具—巧借節日,讓孩子瞭解儀式感

by 杨慧2018-10-17

六一兒童節快到了,跟以往一樣,我問豆豆和小福:「今年的六一兒童節,你們想要什麼禮物?」兩個男孩相互對視了一眼,異口同聲地說:「沒有什麼想要的。」 我驚詫得下巴都要掉下來了。在我小時候,每個兒童節都是向父母索要禮物的大好機會,僅次於生日。現在的孩子難道已經徹底沒有了物質的欲望嗎?

我捨不得他們錯過這個機會,好心地強調:「只要是合理的要求,媽媽都會答應的!」8歲的豆豆和4歲的小福淡定地回答:「媽媽,我們需要的時候再跟你說吧,不一定非在兒童節要禮物。」他們]說得胸有成竹,好像只要自己開口,我就一定會答應似的。

仔細想了想,我確實是這樣的。只要他們提出的要求合理,我基本上都會答應。有時候不等他們]開口索要,我常常會以愛之名給他們買各種禮物,給他們]帶來驚喜。我喜歡看他們收到禮物時欣喜的樣子,喜歡看他們陶醉其中的樣子。每當這個時候,我就會由衷地感到開心。這是我從小追求的感覺,因為在我小時候,總是要歷經千辛萬苦才能求得父母給我買個禮物。似乎我失去的童年在他們身上得到了彌補。

同時,我也認為,應該讓孩子的每一天都過得像兒童節一樣,我想他們所想,給他們]所需。所以,我們]家經常有說走就走的旅行、說買就買的玩具。然而,看到孩子們對兒童節的態度,我心裡還是有些失落,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難道讓孩子每天都快樂錯了嗎?

過了兩天,我參加了一個讀書會,讀的是我和孩子都讀過很多遍的《小、王子》。那天,有一段我以前從未注意的話,深深地觸動了我的心:

小王子馴養了一隻等愛的狐狸,他在馴養狐狸後的第二天,又去看望它。「你每天最好在相同的時間來,」狐狸說,「比如說,你下午4點鐘來,那麼從3,點鐘起,我就開始感到幸福。時間越臨近,我就越感到幸福。到了4點鐘的時候,我就會坐立不安,我就會發現幸福的代價。但是,如果你隨便什麼時候來,我就不知道在什麼時候該準備好我的心情……應當有一定的儀式。」

儀式是什麼?」小王子問道。

「這也是經常被遺忘的事情,」狐狸說,「它可以使某一天與其他日子不同,使某一時刻與其他時刻不同。」

這段話讓我恍然大悟:為什麼我們小時候在物資匱乏的年代也能活得那麼開心?因為每月一次爸爸出差帶回來的糖果,因為每年春節才有的新衣裳,因為每個六一兒童節才會有的禮物,因為每個生日才有的獨特地位……這些讓我們覺得一切都彌足珍貴。而那些無須爭取、等待,唾手口得的禮物、聚會和旅行,對於如今的孩子來說,實在太普遍了。所以,無論過年還是過節,他們都已經沒有了期待。

想到這裡,我突然明白六一兒童節應該送給孩子們]什麼禮物了。我要送的並不是禮物,而是這個節日本身。我決定,從現在起要向小王子和小狐狸學習。我們不需要把每一天都變成節日,但是要把某些節日和紀念日過得跟其他日子不同;把某些特定的時刻過得跟其他時刻不同,讓孩子們重新體會等待與期待的快樂。

一個陽光明媚的午後,我把豆豆和小福拉到身邊,對他們說:「有什麼事情,會讓你們]的心情變得特別好?我們]一起來想一想吧!」他們不假思索地回答:「收到玩具、看電影、吃冰淇淋、出去旅遊、野餐……」

「那你們]知道有什麼辦法可以讓這些事情變得更好玩嗎?」;「c什麼辦法?」兄弟倆疑惑地看著我,「不是已經夠好玩了嗎?」

我拿出《小、王子》,說:「就是像小王子和小狐狸一樣,讓它們充滿儀式感。」我趁機把觸動自己的那段話讀給他們聽。豆豆和小福聽了之後,也覺得很有意思。兄弟倆七嘴八舌地把他們]喜歡的事情,賦予了他們所認為的儀式:最愛吃的冰淇淋不能經常吃,只有週五是「冰淇淋日」,用來慶祝一個星期上學結束,也慶祝週末的到來;以往野餐是週末活動,雖然大家都很喜歡,但是經常被其他事情耽誤,以後每個月天氣好的第一個星期日,都要安排一次野餐;全家人的旅遊要定在暑假,這樣家裡每個人都有時間參加……

商量好以後,我問:「那今年的六一兒童節呢?」豆豆煞有介事地看下日曆,回答說: 「六一是星期三,沒有特別的安排,說不定學校還不放假。媽媽,你抱一抱我們,跟我們說聲‘節日快樂’就行了。」旁的小福,也跟著點點頭,認真地說:「和媽媽抱一抱就很幸福!」

他們的表情和語氣那麼自然,完全沒有一點兒勉強或委屈。那一刻,我才明白,真正的快樂不是要多得溢出來,而是一直流淌在我們的心裡。

正面管教工具:特殊時光

很多人的生活大多數時候是平淡無奇的,儀式感被人們拋諸腦後,生活過得像一潭干水,人們卻不停抱怨生活太無趣。儀式感對於生活的意義在於,能夠讓我們用莊重、認真的態度去對待生活中看似無趣的事情,不管結果如何,只要我們一本正經地把事情做好,就會發現生活的樂趣。比如,在去見朋友前,把自己好好打扮一下,比隨便穿一件衣服出去,感覺要好很多。

對於孩子而言,也是如此。當父母把一件事情賦予儀式感,孩子就會覺得這件事受到了重視,從而會認真對待這件事,並在其中發現自己的價值。很多孩子在學習某樣東西時,新鮮感一過,就很容易失去興趣。在本文的案例中,當父母鄭重其事地為孩子辦一個畫展、一場演奏會,為很小的事情賦予個隆重的儀式,對孩子來說,這件事情就變得有意義起來。

儀式感是對待生活的一種態度,也是讓孩子感覺到價值感和歸屬感很有效的方式。而安排特殊時光,就是一件特別充滿儀式感的事情。我們的生活需要「說走就走的旅行」「說赴就赴的飯局」「說看就看的電影」來點綴,也需要安排好固定時間,好讓我們對生活充滿期待。比如,每個週六下午是全家人的英文動畫片時間;每個月的第一個周日,全家人去爬山;每月的15號晚上,夫妻倆出去過二人世界……

定期按計劃陪孩子享受特殊時光,是父母能為孩子做的最鼓舞人心的事情之一。通過這樣的特殊時光,孩子會感覺到歸屬感與價值感,感覺到自己對父母很重要;事先計畫的特殊時光,對每個家庭成員都是一個提醒,能夠讓大家更容易去堅持。比如,我們家常常在年初的時候約好:每個月全家去爬次山,但可能最終一年下來根本沒爬幾次。當我們把每個月爬山的時間固定下來之後,結果就不一樣了。

特殊時光還可以幫助父母解決孩子帶來的挑戰。比如,孩子愛吃糖,父母可以約定一個吃糖的「甜蜜時光」,其他時間當孩子要吃糖時,可以對他說:「現在不行,我們一起期待週五下午的‘甜蜜時光’吧。

喜歡就點個贊吧!!!

點擊關閉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