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信送給加西亞

by 李师2018-10-08

美國和西班牙的戰爭開始後,美國總統打算聯合加西亞將軍。加西亞是西班牙反抗軍的領頭人,他藏身在古巴那些高大陡峭的山嶺中,那裡十分廣闊,再加上對他的藏身之處一無所知,所以要想給他送信難似登天。既然如此,要怎樣儘快和他取得聯繫呢?

把信送給加西亞

這時有人向總統推薦了一個叫羅文的人,並且說:「如果他都不能找到加西亞將軍,那就再也沒人能找到了。」於是,羅文被找來,他們將那封寫給加西亞的信交給了他。

在這裡,我要省略一些細節,例如羅文是怎麼將拿到的信放入一個油紙袋中封好,怎樣將它藏在胸口,以及又是怎樣靠著兩條腿,從一個到處充滿危險的國家穿過,在三個星期後將信交到了加西亞的手中。

我之所以省略這些關節是為了強調一個重點,那就是當羅文從美國總統手中接過那封寫給加西亞的信時,並沒有開口詢問加西亞的準確位置。

我覺得每一所大學都應該為羅文建一座雕像,因為像他這樣偉大的人值得去紀念。對年輕人來說,學習書本上的知識以及接受其他人的教誨當然很有必要,但除此之外,那種「把信送給加西亞」的敬業精神更是他們需要具備的。也就是說,得到上級的囑託後應該立即付諸實踐,並且願意投入全部精力去完成任務。

雖然真正的加西亞將軍已經離世,但在這個世界上,其他的「加西亞」卻還存在。如果某個企業員工眾多,但因為沒能力或心不在焉,大部分人都庸庸碌碌、無所作為,管理者想要經營好這樣的企業根本不可能。

很多人在工作中經常是一副得過且過、毫不在意的懶散之態,要想讓這種人做點事,要麼用威力脅迫他、用利益誘惑他,要麼就只能祈禱上天,希望有位天使來幫他創造奇跡。

如果你對我的話有所懷疑,我們可以用一個實驗來證明:

假如你現在正在辦公室坐著,需要你安排工作的有六位員工。如果此時,你叫來其中的一位,請他去百科全書中查查克裡基奧的生平,並給你做篇摘要來。這位先生是否會毫不猶豫地答應,並立即付諸行動呢?絕對不會。他會對你的命令有所懷疑,並且提出下面這些疑問:

這個人是誰?

他還在世嗎?

哪能找到百科全書?

要在哪套中查找?

這事是我職責范圍內的嗎?

喬治去做不可以?

這事必須立馬去做?你為什麼查他?

如果你將他所有問題都解答清楚,告訴他這些資料所在的地方和查找它的原因,我敢用十倍的賭注跟你打賭,得到答案的員工一定轉身就把這事吩咐給另一位員工了。並且最後,他還會告訴你,你要找的那個人根本不存在。當然,我也不敢保證自己肯定會贏,但我有這種自信,因為根據概率法則,我輸的可能性不大。

真正的聰明人不會把問題向員工解釋得那麼清楚,與其清楚地告訴他在哪兒可以找到克裡基奧的資料,不如笑一笑,自己親自動手。因為這種愚蠢被動的行為等於放任員工不作為,甚至可能讓這個社會陷入危險中,變成「三個和尚沒水吃」那樣的情況就糟了。

如果為了自己,他們都不能採取主動,那你又怎麼能期待在服務別人時,他們會全心全意呢?表面看來,無論哪個公司,要想找一個可以分擔工作的人,似乎都是件容易的事。但事實真是這樣嗎?假如你要招聘一名速記員,刊登完招聘廣告後可能有很多人來應徵。可是在這些人中,大部分人都對拼寫一竅不通。甚至在他們眼中,這不過是無足輕重的小事。如果指望這些人,加西亞還能收到信嗎?

家大公司的總經理讓我關注一下旁邊的一位員工,我不明其意,問他這位員工怎麼了。這位經理說道:「他是公司的會計,工作幹得也不錯。如果我交給他一個小任務,需要他去城裡一趟,他也不一定完不成,但也可能中途跑到酒吧去消遣。如果恰好去那些繁華熱鬧的地方,他甚至可能徹底把自己的任務拋到腦後去。」

如果把給加西亞的信交到這種人手裡,你能放心嗎?

我最近常看到一些人同情心氾濫,為那些「收入低卻沒機會升職」和「只想填飽肚子卻生活拮据」的人痛駡他們的雇主。可是他們卻從沒站在老闆的角度想一想。也許老闆們一直在試圖激勵這些沒有上進心的人,希望他們能不再懶散,努力勤奮。但直到暮年,這些老闆也沒有成功。也許他們一直在給那些在他們背後投機取巧、得過且過的人機會,希望以恒久的耐心打動這些懶散的傢伙,讓他們能夠發憤圖強。

常規性的調整在任何一家商店、工廠都是存在的。有些員工在公司毫無作為,公司領導就會辭退他,同時再招收一些新員工,這種事時常發生。就算業務再忙,這種調整也不會停止。但如果從調整的效果來看,唯一比較明顯的就是那種經濟不景氣、缺少就業機會的時侯,這時能夠留下來的只有那些能力最高的人,而那些能力不足、幹不好工作的只能被開除出隊伍。無論是哪個老闆,出於自身利益的考慮,最想留住的永遠是那些能「把信送給加西亞」的人,也就是那些最能幹的員工。

在我認識的人中,有個人頭腦很聰明,但如果你讓他獨自創業,他卻幹不了。不僅如此,他也很難給他人創造價值。因為他總是固執地認為,自己遭到了老闆的剝削。就算老闆沒那麼做,他也認為他有這種企圖。讓他發號施令調度別人,他的能力不行,讓他聽從別人的調度,他又沒那勇氣。如果你想派他去給加西亞送信,他最有可能的回答是:「你自己去送吧。」

顯而易見,這種人在思想上有缺陷,但我也知道,與那些四肢殘疾的人相比,他們根本不值得同情。相反,對於那些願意花費一生的時間和精力去經營一家公司的人,我們更應該保有一份同情和敬重。因為就算下班的鈴聲響起,他們也不會因此放下自己的工作。就算有佩服。那些能夠把信送給加西亞的人也令我佩服。他們接到信後只會竭盡全力地去完成任務,既不會問什麼愚蠢的問題,也不會把信隨手丟進臭水溝裡。這種人永遠不用擔心會被開除,也永遠不用擔心自己的工資升不上去,更不用為此來一場罷工。

我們一直在尋找這種人才,這個長久的不知疲倦的過程就是文明的進步。

對這種人來說,他們能夠實現任何他們想要實現的願望。無論是在哪兒,城市、鄉村也好,商店、工廠也罷,他們都不用擔心自己不受歡迎。像這種能夠把信送給加西亞的人才,正是這個世界最需要的。

說說看,誰將把信送給加西亞?

喜歡就點個贊吧!!!

點擊關閉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