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問題是,心有沒有關好

by 杨慧2018-09-29

​​​​​​​我們常說,要聆聽自己內心的聲音。 那麼,什麼是內心的聲音?就是你的感覺,你那些說不出來但又模模糊糊捕捉到的資訊。這種聲音,你要學會聆聽它,並尊重它。如果你聽不到這種聲音,你的意識和潛意識就會出現形形色色的分裂。

情人節期間,泉邀請菲兒去陽朔玩。

泉喜歡菲兒,已經追她幾年了。菲兒對泉的好感也與日俱增,認為他又帥氣又有能力,能節儉過日子,又會幾門樂器,頗有藝術細胞,是他們朋友圈中公認的才子。

看上去,泉唯一的缺點是性格有點怪,他似乎一個知心朋友都沒有,而且自我評價很低,常說自己「一文不值」。

不過,泉對菲兒好得不得了,堪稱百依百順、隨叫隨到,而且菲兒隨便讓他做的事情他常做到百分之一千。譬如,一次約會,菲兒囑咐他在路上家店裡給她帶一份她鍾愛的糕點。結果,泉帶來了12份糕點,理由是「你沒有給我說具體帶哪一款,每個種類我都買了一份」。

泉一直這樣對自己,菲兒自然常常被感動。並且,她認為泉絕對不是一文不值,相反是非常好的人,她很想挽救他,甚至有時想,如果嫁給他,能把他孤僻的性格改造過來,那也是可以考慮的。

所以,她答應了泉的要求,決定兩人一起去陽朔,不過「咱們說好了,誰也不能動那方面的念頭,我們只是以朋友的身份去」。泉只求和菲兒在起,所以和往常一樣,答應了她的要求。

就在出發前的一個晚上,菲兒見了好友麗。麗也認識泉,勉強算是泉的一個朋友。見到麗,菲兒突然冒出了一個念頭:我們三個人一起去多好啊!於是求麗和他們一起去。麗當然不願意做電燈泡,但熬不過菲兒的堅持,最後還是答應了。

臨出發前,泉開著自己的別克車趕到菲兒的樓下,才知道,現在是三個人去陽朔了。不過,他仍然沒意見,或起碼沒有表現出有什麼不滿。於是,人還是按照計畫上路了。

不過,車剛開出廣州,菲兒突然驚叫一聲:「糟糕!我想我沒有把我的車門關好,怎麼辦?」

「當然要回去檢查一下。」泉說。三人又返回廣州,趕到菲兒的家。菲兒檢查了一遍,卻尷尬地發現她的車門關得好好的。於是,三人再次上路。

然而,當車再次開出廣州的時候,菲兒又強烈地懷疑她的車窗沒有關好當她把她的懷疑很不好意思地說出來後,泉和上次一樣回答「當然要回去檢查一下」。

由此,三人又一次返回菲兒家,但菲兒又一次尷尬地發現,她的豐田花冠的窗戶關得很嚴實,沒有任何問題。

「我怎麼得了強迫症了?老了,請你們原諒我!」菲兒滿懷歉意地對泉和麗說。

不必道歉,」泉說,「總不能讓你擔心,反正我們回來一趟也很簡單。」

三人再次上路,這一次,菲兒沒有再鬧出故事來。其實,車離開廣州的時候,她又開始擔心,她的車好像還是有些地方沒關好。不過,她這次知道是瞎擔心,強忍著沒有把它說出來。

三個人在陽朔一起過情人節,那種感覺的確怪怪的。因此,菲兒、泉和麗三人在陽朔待了一個晚上就回來了。那以後,菲兒明顯覺得,儘管她和泉還是會約會,但兩人的距離顯然變遠了。

車有沒有關好,不是真正的問題

春節後,菲兒約我出來,談起了這件令她百思不得其解的怪事兒。

我到底怎麼了?難道真得了強迫症不成?」她問我。

還有過這樣的事情嗎?」我反問她。

「沒有,就那一次。」她說。

「那就不是強迫症。」我解釋說。這的確是強迫症的症狀,不過,既然只有那一次,那就遠達不到強迫症的診斷標準。

但是,這個症狀一定是有特殊意義的,你想過它的意義嗎?」我再次問菲兒。

她回答說,她不知道,她只知道,當時她強烈地感覺到不安全,她一定要回去檢查一下她的花冠車的門和窗有沒有關好。

「花冠車有沒有關好,只是象徵意義,」我解釋說,「你真正擔心的,或許是其他地方有沒有關好。」

我這句話令她愣了好一會兒,她開始沉思,大約過了幾分鐘後,才回過神來說:「我想,我是擔心泉和我走得太近了。」

正是這個意思,菲兒表面上擔心的是車門和車窗有沒有關好,但她真正擔心的是自己的心有沒有關好。

為什麼要關好呢?因為她的內心深處感覺到,泉走近她,是一種威脅那麼,菲兒為什麼要用強迫症般的症狀來拉開泉和她的距離呢?

答案就是,在泉和她的關係上,她的理性和感性、意識和潛意識常常是分裂的。她的潛意識、她的感性明確地感覺到,和泉在一起會不好,但是她的意識和她的理性卻認為,泉很棒,和他在一起會很幸福。

並且,在這件事情上,菲兒的理性太強大,這讓她的感性所捕捉到的資訊不能被她的意識所接收到。但如果看不到這個資訊,菲兒和泉的關係就會進一步發展,令菲兒陷入困境。因此,這個資訊仍然要千方百計地冒出來,告訴她,和泉發展下去會很不好。

但潛意識的表達一定是象徵性的,我們如果硬要通過意識去看,理解起來很困難。

這正是菲兒兩次要檢查自己的車有沒有關好的深層心理原因。

真正的問題是,心有沒有關好

再回到菲兒和泉的關係上來。泉對菲兒的確是百分之一千的好,他真心喜歡菲兒,而且菲兒堪稱是唯一與他親密的人。除此之外,他沒有一個與他關係親密的朋友,既沒有可以稱兄道弟的同性朋友,也沒有一個能談談心裡話的異性朋友,已經34歲的他,到現在為止甚至都未曾談過一次戀愛。

這不是優秀不優秀的問題。如果只從表面上看,泉夠優秀了,前面已說到,他帥氣能幹、節儉、懂數種樂器。

The content is not finished. Click on page 2 to continue browsing

喜歡就點個贊吧!!!

點擊關閉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