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件難以啟齒的小事,叫夢想

by 杨慧2018-10-19

你發現了嗎?我們已經越來越羞于談夢想了。 每當別人問起夢想的時候,我們的第一反應多半是尷尬和沉默。夢想就像我們的收入一樣,成為了我們想保護起來的隱私。我們大概只有在舞臺上才會對夢想高談闊論吧,在那個特定空間,夢想仿佛成了種表演。

為什麼在生活中,我們不願意談論夢想了?我們害怕談論夢想,因為怕我們真誠地說岀夢想的那一刹那,換來的不是羨慕和祝福,而是輕蔑和嘲笑。

就像 Sunshine組合剛出來的時候,大家一片群嘲,「長成這樣還想紅」「醜人多作怪」。就像一個五音不全的人要考音樂學院,大家會說就憑你也能考上?除非考官是你爹。就像一個作文每次都不及格的學渣,說他的夢想是當作家,大家會說,你能不能先分清夢想和妄想?難道卑微的人就不配擁有偉大的夢想了嗎?

其實,他們嘲笑的不是我們的夢想,而是我們的實力。

更可怕的是,當我們羞於談論夢想的時候,不就是因為我們底氣不足,知道我們的實力配不上我們的夢想嗎?

要麼放棄夢想,要麼提高實力,除此之外,我們別無選擇。

很多人選擇的是後者,哪怕夢想遙不可及,也要一步步去接近它。

比如 Bacani(巴查尼),她是香港的一名菲傭

如果我告訴你,一個菲傭的夢想是當攝影師,舉辦個人影展,你是不是覺得有點兒扯淡?Bacani實現了。她為了給弟弟妹妹賺學費,從菲律賓貧困小鎮到香港當女傭。她每天的工作極其枯燥,唯一的慰藉就是晚上可以看到維多利亞港的外景,總是會讓她產生想用鏡頭去記錄這個繁華城市的衝動。然而她沒有錢買攝影器材,直到當女傭的第5年,她實在按捺不住了,才鼓起勇氣向雇主借錢買了一台二手相機。有一次,在街頭取景,有人以為她在拍自己,拿著雨傘追打她。其實她是被冤枉的,她並不是在拍對方,只是對方恰好出現在自己構圖裡。只是對於路人來說,一個拿著相機的菲傭,怎麼看,都會覺得可疑。她必須要超越這些眼光,才能繼續練習攝影。

她白天繼續工作,晚上犧牲睡眠時間去拍照。周未好不容易放一次假,她都去看攝影展,買攝影雜誌,在揣摩大師作品的過程中自學。幾年之後,她的作品受到了矚目,她拿到了獎學金去紐約大學學攝影,還開辦了個人影展。菲律賓副總統還寫信給她,說她是海外菲律賓人的驕傲。

從菲傭到職業攝影師,這中間存在著難以逾越的障礙,她是一步步提高自己的實力,去跨越這些障礙的。

當她站到了一定的高度,即使她的夢想對普通人來說更加遙不可及了,比如她想拿到世界級的攝影獎,但這時候,也再沒有人會嘲笑她了。

如果你覺得這個故事離我們普通人有點兒遠,那我講一個身邊人的故事。故事的主角是我同事的大學同學,她們的大學是一個你絕對沒有聽過名字的破大學。大一剛開學,每個人都有一種破罐子破摔的感覺。只有她,說自己的夢想是要開一家公司,要在她25歲之前上市。從此她就有了個外號,大家背地裡都叫她「二缺」。

「二缺」果然是二缺,大一上半學期都沒怎麼來上課,她說學校的課都太水了,所以她要跑去找留學生練口語。其他人看她連做自我介紹都結結巴巴的傻×狀態,實在是覺得很扯。

大一下半學期,「二缺」休學了,聽說她去廣交會當兼職翻譯去了。其他人覺得廣交會見了鬼了,翻譯這麼好當嗎?這才聽說她之前苦練半年之後,真的達到了可以跟外國人正常交流的水準。

大二的時候,聽說「二缺」去學心理學了,大家這次更看不懂了,難道她是要去擺攤兒算命嗎?倒還真沒聽說算命攤兒也可以上市的,新鮮。大四的時候,「二缺」認識了一個40歲的大叔,據說一起去創業了,到處找人借錢。其他人都抱著看笑話的心情看她,真的是創業嗎,不會是傳銷吧?班上所有同學都收到了她借錢的資訊,只有兩個傻×借了給她。再後來,就沒有她的消息了。大家都覺得那倆傻×上當了。

大學畢業後,還有過同學聚會,大家聊起了「二缺」,說她也該25歲了,說好的上市呢?說好的夢想呢?毛都沒見到一根。

兩年之後,傳來消息,「二缺」的公司真的上市了。雖然是新三板上市,但也是不錯的呀。她的夢想雖然晚了兩年,但還是實現了。當年借錢給她的兩個傻×,成了她的股東。

聽那兩個傻×說了「二缺」的創業故事,當年她在廣交會上當翻譯,接觸了各種商業人士,她瞭解了商業的基本規則。她領悟到一件事,商業的本質是人性,於是她開始去別的學校旁聽心理學課程,甚至去買國外的商業心理學教程來自學。後來她認識的大叔,有幾次創業經驗,通過大叔她學到了更多東西。他們利用「二缺」在人性觀察方面的積累,設計了一個針對年輕女性的App,到處借錢,背了很多債,好不容易Ap終於上線了,半年多之後,終於把原始用戶積攢到100多萬,但是運營成本也上去了,他們公司錢又不夠了。如果沒有新的投資進來,就完了。

唯一一家對他們有點兒興趣的投資商,處於觀望期。「二缺」仔細研究了投資商的微博,發現他兩次引用過一個樂隊的歌詞,她去查過這個樂隊,叫 nightwish(夜願),她投其所好,連續幾天熬夜去瞭解這個樂隊,把商業計畫改了,重新梳理邏輯,用這個樂隊的幾個歌名來做章節名。這一招的效果,用霸道總裁文的話來說,就是成功地引起了投資商的注意,她拿到了第一筆風投。

聽說她最近的願望是讓公司市值能到100個億,但是現在沒有人會再笑話她了。

所以,當別人嘲笑我們的夢想的時候,我們不可能讓他們閉嘴。唯的途徑,就是不斷修煉內功,用實力打他們的臉。

不需要害怕說出你的夢想。你反而應該大聲說出來,如果有人嘲笑你,你反而要清楚地記得他們嘲笑你的樣子,這才是你前進的動力。

真正支撐我們不斷上進的,往往就是屈辱和不甘這種負能量啊。就像可哥·香奈兒所說,與其在意別人的背棄和不善,不如經營自己的尊嚴和美好。

喜歡就點個贊吧!!!

點擊關閉提示